新闻动态

MAX3232IPWR

研调机构集邦科技旗下记忆体储存研究(DRAMeXchange) 最新调查指出,DRAM 产业处于供过于求情况,大部分交易已改为以月结价,2 月更罕见出现价格大幅下修,预估第1 季跌幅将从原先的25%,扩大至近30%,为2011 年以来单季最大跌幅,并认为若需求未能回温,高库存水位将导致今年价格持续下修。

  从市场面来观察,DRAMeXchange 指出,合约价从去年第4 季开始下跌,库存水位持续攀升,近期DRAM 原厂库存普遍来到至少1 个半月的高水位。同时,英特尔CPU 缺货情况预期将延续至第3 季末,在需求受压抑下,PC-OEM 也无法消化供应商的DRAM,市场呈现「无量下跌」的窘况。

  以去年第4季为列,因DRAM量价齐跌,当季全球主要DRAM厂总营收季减达18.3%,台厂指标厂南亚科也季减30.8%;华邦电、力晶则呈现双位数减幅,因此预料在本季合约价跌幅扩大近三成下,本季各大DRAM厂营收、获利将持续缩水。

  受上半年DRAM价格有压影响,法人预估南亚科今年每股纯益将由去年的12.8元降为7至8元,减幅达四成。先前连续买超南亚科多日的外资,近期也翻空,连续二日大幅卖超共计2.57万张;华邦电则连四个交易日卖超,卖超累计9,339张DRAMeXchange也进一步提出示警,强调全球DRAM龙头三星,在市占率明显遭侵蚀且库存水位相对偏高的双重压力下,恐发动新一波降价攻势,预料将会加深DRAM报价跌势。

  DRAMeXchange调查指出,受到整体DRAM价格下跌影响,各供应商的获利高点正式告终,营业利益率皆呈现衰退。

  DRAMeXchange 认为,在此情况下,即使原厂愿意大幅降价求售,也无法有效刺激销量,若需求未能强劲回温,高库存水位将导致今年DRAM 价格持续下修。

  三家厂商寡占95%市场,记忆体是景气循环产业DRAM产业经过金融危机之后,市场需求不振、供给又过多使得产品价格不断下跌,经营情况非常糟糕,但为了追求更高的先进制程,公司又必须投入更多的资金研发,随着竞争先进制程的投资门槛越来越高, DRAM产业顿时成了一个烧钱无底洞。

  为了度过这一波的萧条危机, DRAM公司陆续被出售及整并到大型集团中,像是日本的尔必达、台湾的华亚科都并入美光集团,截至目前只剩下三间大公司存活,并寡占高达95%的市占率,分别是:三星集团(45%)、海力士(29%)以及美光(21%)。

  韩国是DRAM记忆体大厂的主要根据地,靠着集团内高度垂直整合的优势,在市场情况恶劣时也能靠着自家品牌与通路输出产品,对内减少库存压力,对外也能持续收购营运陷入困境的记忆体厂,这让三星与海力士在DRAM产业掌握很大的优势。

  排名第三的美国美光集团则选择深耕台湾,与台湾完整的半导体供应链合作、也透过收购台湾与日本的记忆体厂,一同抗衡韩国的企业巨兽,实际情况是美光与台湾的关系越来越密不可分,最后DRAM市场形成三强鼎立的局面。

  记忆体产业发展至今,先进的颗粒研发技术、人才以及专利都掌握在这三家厂商手中,对外筑起的竞争高强已经让新进者难以进入。在寡占的市场情况下,记忆体的供给、需求以及价格也就由这三家厂商竞合决定,因而产生记忆体产业景气循环的特性:根据经济需求的更迭情况,记忆体价格随着这三家企业的供给调整而波动。

  为了避免DRAM的价格再度像十年前一样崩跌,三家厂商会暗中有默契的控制产量以维持价格水准,比如说价格过低时便停止扩厂、或是中止部分产线生产,透过降低供给来拉升价格;价格过高时,厂商则会选择扩产来提升获利,随着供给增加,价格会逐步下降。

  但事实上,企能够迅速透过减产来降低产量,时间只需要不到一个礼拜(或是所谓的厂房起火停产法);扩厂则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将工厂盖好、设备与人员就定位才能开始生产,所以两者的调控速度并不一样。

  这样的条件造成记忆体市场的「涨价简单、降价困难」的供需调控困难现象,虽然对厂商而言是绝佳的情况,能够享受产品长时间高价所带来的巨额营收与利润,但垄断的法律问题是最难以处理的风险。

  举例来说,2016至2018年,记忆体市场需求面大幅增长,供给量却来不及跟上, DRAM价格跟着水涨船高, DRAM厂商的营收与获利都翻了近一倍,但系统厂却受到飙升的成本苦不堪言,也间接导致下游的消费者需要高昂的代价才能购得记忆体,对电脑零组件市场长期的发展并不健康── 此时反托拉斯法(Antitrust laws)就找上门了。

  2018年4月, 美国Hagens Berman律师事务所对三家DRAM大厂提起集体诉讼,指控这三家共谋限制产量,是典型的反垄断和固定价格(price fixing)行为;另一方面,积极发展DRAM工业的中国政府也在同年对这三家厂商展开反垄断调查。

  2019年市场顿时翻转,记忆体供过于求

  然而市场的荣景只持续到了2018年下半年,供需状况在短时间内翻转,第一个开枪的事件是加密货币市场价格崩塌,挖矿所需的显示卡增产需求瞬间从市场中消失,当初销售一空的疯狂景象转换成堆积如山的库存、如何消化通路端的库存成为显示卡商最头痛的问题。

  再来是2017年以及2018年的建置的新厂已经开始量产,能为市场提供更多的记忆体产量,直到2018年下半年的产量供应渐趋稳定, DRAM的价格这时才逐步下跌,但接下来市场需求却急转直下,。

  到了2019年初,资料中心市场需求快速降温,一部分归因于资料中心市场已经兴盛两个年度,市场呈现大半饱和状况,除了Facebook之外,各家云端厂商都停止兴建大规模的资料中心,这样的情况使得伺服器用的记忆体价格率先下跌。

  除此之外,挖矿潮过后的显示卡库存问题也成了一个大问题,现有的电竞需求根本无法消化这些库存,堆积如山的库存导致显示VRAM的订单迅速下滑。

  不巧的是,智慧型手机的成长也在2019年迈入成熟期,苹果最新一季的财报揭露iPhone的销售衰退了15%,指标手机销售都不佳之下, Android机的销售情况可想会更加惨烈── 记忆体市场成长全面减缓下,记忆体厂剩余的产能只好转为生产消费端的记忆体,但原本PC市场的规模就不大,现在突然涌入过多的供给,市场短时间内供过于求,库存快速累积之下,造成现在记忆体价格全面大崩跌的情况。

  不过,业者普遍认为,下半年市况随需求回升,加上英特尔( INTC-US )CPU缺货问题可望获得舒缓,可望逐步好转。

  对于今年市况,李培瑛指出,上半年受到全球经济放缓、美中贸易战、关税提高造成供应链调整与CPU 短缺等多重因素影响,DRAM 市况保守,不过,第3 季进入传统旺季,英特尔CPU 缺货情况可望获纾缓,且美中贸易战造成的供应链调整,也可望在下半年到位。

  李培瑛认为,在上述因素带动下,下半年市况一定会好转,「只是好转的程度有多大」,需求也将较上半年好。

  华邦电总经理詹东义先前也指出,去年下半年起市场对未来充满不确定性,通路产品开始调节库存,此趋势预期将延续到今年上半年,不过,终端消费需求仍健康,上半年市场库存可望去化至合理水位,届时终端需求预期将带动拉货动能。